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adc影院0adc影库视频大全

   “水车?”

   程咬金听到李泽轩说是要修建水车,他忍不住面露疑惑,在心里寻思了片刻,忍不住出声道:“小轩,你说得对水车应该就是翻车吧?”

   听程咬金这么说,李泽轩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按照脑海中的记忆,现在好像还没有水车这个叫法,多数场合下,人们都是叫翻车,于是他连忙改口道:“呃!是的,程伯伯,就是翻车!”

   在民间传说中,古人最早的汲水用具是''桔槔'',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结实的木杆儿搭着一个一端挂着盛水用的的木桶,另一端用来挂类似于现在砝码一样的重物,利用了中国人比外国人早很多年便已发现的杠杆原理以此来到达节约汲水的力量的目的。

   中国正式文字记载中的水车,大约到东汉时才产生。东汉末年汉灵帝时,命毕岚造'翻车',已有轮轴槽板等基本装置。又有一说三国时魏人马均也有翻车的制造,《魏略》曰:“马钧居京都城内,有地可为园,无水以灌之,乃作翻车,令儿童转之而灌水。”

   不过那时候的水车还只是一些基本的构想,以及一些由此衍生出来的基本结构,并且它的驱动方式是较为落后的人力驱动。这是中国水车发展的第一阶段,也是最为原始的阶段。

   程咬金忍不住摇头道:“小轩,这翻车用来浇灌少量的田地还可以,但几千亩地的话,还不如用人力提水来得方便!”

   秦琼点了点头,也说道:“知节说的没错,这水车的确不适宜进行大规模的农田灌溉,费时又费力,与其如此,还不如去挑水!”

   李泽轩稍微一想,心知程咬金和秦琼他们应该是误会了,于是他微微笑道:“程伯伯、秦伯伯,我说的翻车,跟以前的都不太一样,它不需要人力驱动,而是直接依靠水流来驱动,它的出水速也比以往的翻车要快上许多,可以昼夜不停地运转,所以与其叫它翻车,我倒更习惯叫它水车~!”

   程咬金闻言,眼睛瞪得像铜铃般大小,他惊讶道:“还有这种依靠水流就能转动的水车?小轩你莫不是在诓骗老夫?”

   秦琼跟牛进达也都直呼不可思议。

   李泽轩笑着说道:“小侄怎敢诓骗几位伯伯,待上完早朝后,小侄就回云山将图纸画出来,应该要不了几日,工坊便能将我说的那种水车给造出来!”

   氧气白嫩清纯美女私房照

   他说的这种能利用水流自己运转的水车,在历史上叫做“筒车”,最早起源于唐朝末年,兴盛于宋朝时期。

   翻车打东汉三国时代发明以来,一直停滞在人力运转阶段,直到筒车的出现,才打破了这个局面,利用水力和畜力为驱动,使人力终于从翻车脚踏板上解放。''筒车''不仅比起以前的翻车拥有了更好的灌溉效率,更是节约了人力物力,为后面的各代君王所喜爱并且推广于生活之中。

   而且李泽轩并不打算原封不动地照搬历史上的筒车,他会在原有的基础上予以优化改造,在关键部位加上齿轮、轴承等传动机构,进一步优化水车的运转效率以及摩擦损耗。现在他的工坊,绝对有这个工艺技术和实力!

   这时候李泽轩就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了,当初穿越到大唐之后,他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创办了奇趣阁工坊,如今他的一身荣辱,大多数都跟这个工坊有关~!

   “哈哈!好!到时候小轩你造出这种水车之后,一定要跟俺老程说一声!老夫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会自己动的水车,哈哈!”

   程咬金兴奋地大笑道。

   李泽轩点了点头,道:“一定,一定~!”

   一路小声地说说笑笑,很快就来到皇宫,那五万左卫将士,自然是不可能进宫的,他们在朱雀大街的时候,就已经转道去大营了。而军中重要的将领,则是跟着李二入宫,接受封赏!

   这个没有李泽轩什么事儿,他便站在原地打瞌睡,隐约听见赏了尉迟敬德、柴绍等人多少多少钱财、绫罗绸缎,以及食邑等等,然后他便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对,就是站着睡着的!

   在朝堂上混了这么久,李泽轩早就练就了一手站着睡觉的本事,说起这门技能,他还是跟程咬金学的,老程在朝堂上摸爬滚打十几年,这方面玩儿的可比李泽轩溜多了~!

   “启禀陛下,魏左丞回京了,现在正在太极殿外~!”

   昏昏沉沉中,大殿内传来的一个尖细的声音,将李泽轩从睡梦中唤醒,待他回过神来,忍不住在心中愕然道:“魏征回来了?不行不行!不能再睡了!要是让魏喷子看了去,肯定会参小爷一本!”

   李泽轩连忙擦了擦嘴角,装作精神抖擞的模样,站直了身子。

   话说这种在朝堂上打瞌睡的混事儿,基本上每个大臣都干过,是以,大家见了,互相之间也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魏征不一

   样,轻则把你叫醒,重则当堂喷你君前失仪、罔顾君上!

   李泽轩在朝堂上的站位给魏征隔得很近,中间就隔了两个人而已,也不知道李二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专门给他安排的这个位置,而且还不允许他私自换位!

   所以一听说魏喷子回来了,李泽轩这睡意立马就烟消云散了!

   “哦~?魏爱卿回来了?快快请进来~!”

   高坐上首的李二,此刻一脸欣喜地说道。

   只是老李此刻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魏喷子一回来,就会经常给李二压力,老李一有不对的地方,魏喷子就会直接开喷!

   “喏~!”

   内侍拱手离开,没过一会儿,魏征大步走进来,脸上还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他朝李二躬身道:“老臣魏征,参见陛下!”

   说实话,自打正月的时候离开长安,前往河南道,这么久没上朝,魏征心里都有些想念李二了,这不是基情,而是君臣之情啊!老魏对于老李那是打心眼里敬爱,打心眼里希望老李能够成为千古名君!

   尤其是在河南道经历过叛乱、九死一生后,魏征就更加迫切地想要还朝了!所以河南道那边的一处理完毕,他就马不停蹄地回来了!

   “魏爱卿免礼,此去河南道,爱卿辛苦了!”

   李二连忙“动情”地说道。

   虽然以前被魏征喷的很恼火,但这么久魏征不在朝堂,李二反倒还有些不自在!如今看到魏征回来了,李二不知为何,竟然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

   “谢陛下!”

   魏征站起身,然后道:“陛下,老臣正月之时,奉命遣送崔君绰回郑州,并纠察崔家这些年来所行的不法之事,顺便肃清河南吏治,期间,崔君绰不想族中子弟被老臣查处,会同博陵崔家、荥阳郑家暗中谋反,老臣得汴州参军刘仁轨相助,死里逃生!

   其后,陛下派遣大军,前往管城平叛,叛军伏诛之后,老臣留在了河南道安抚百姓,并调查与崔家有勾连之官员,共查出三十三名官吏,部证据确凿,这些人现在已经被押入大理寺大牢、听候陛下发落!河南道之行老臣幸不辱命,今日前来交旨!”

   说到最后,魏征下拜,拱手道。

   李二点了点头,沉声道:“魏爱卿这一路艰险至极,为了肃清河南道吏治,以身犯险,甚至多次都有性命之危,朕心里甚是感动,河南道也因为魏爱卿的努力,才得以重现朗朗乾坤,朕决定加封爱卿为太子少保、金紫光禄大夫,并赐食邑三百户~!”

   魏征躬身道:“臣谢过陛下~!不过臣在回来的时候,沿途看到许多农田都遭遇到了十分严重的干旱,不少百姓都在从河边挑水浇地,老臣肯定陛下令户部调拨钱款,工部派出工匠,帮助民间百姓疏通沟渠,缓解旱情!”

   李二闻言,眉头一皱,道:“此事朕早已知晓,朝廷不日之后,就会调拨人力、物力、财力,令地方州县官府,帮百姓疏通沟渠,保证那些地势较低的农田能被河水灌溉到!”

   魏征松了一口气,拱手道:“陛下圣明!如此一来,便能最大程度地缓解旱情、并减少百姓们的损失了!”

   显然,魏征也明白,如今这种级别的旱灾,是不可能照顾到所有的农田的,一些沟渠到不了的农田,就只能依靠百姓们自己去挑水了~!

   “嘿嘿!谁说地势高的农田就不能被浇灌到了?据俺老程所知,永安侯就会造一种会自己动的翻车,将水从低处给搬运到高处去~!”

   程咬金这时忍不住显摆道。

   今日早朝可都是在看别人被封赏,程咬金本来就觉得挺没意思的,如今终于找到了这么一个可以显摆的机会,他怎么能错过?

   大唐初期的朝堂还是相对自由的,程咬金没来由地说了一句,没有人怪罪,反倒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看向了他这边,老程从今日早朝上一个“打酱油”的角色,一跃成为了主角!

   李泽轩忍不住捂了捂脸,心里暗道老程真是沉不住气,这水车都还没做出来呢,你就拿出来吹牛逼,是不是吹得有点早?

   “卢国公,你说得可是真的?真有那种能够自己动、并且搬运水的翻车?”

   魏征一脸激动地看着程咬金,问道。

   虽然平日里程咬金总是跟他斗嘴,但在这种大是大非上,魏征还是知道抛开那些私人感情的。

   “嗤~!”

   程咬金嗤笑一声,一脸傲然道:“俺老程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还能诓你魏玄成不成~?你不信你去问问永安侯!”

   这神态,就好像是他自己要造水车一样!

   魏征懒得跟着老货计较,他连忙将目光投向李泽轩,就在这时,李二也终于忍不住发话了:“永安侯,方才程知节所言,是否属实?”

   李泽轩知道自己不能继续低调下去了,他走出文臣队伍,上前躬

   身道:“回陛下,确实有这么回事,臣管这种翻车叫做水车,它不需要人力去踩踏板,完依靠水力便能运转。不过这些只是臣在脑海中的一些构想罢了,还没有造出来,陛下给臣几日时间,到时候便能知晓此法可不可行~!”

   听李泽轩说的这么肯定,众臣不由心中震惊异常,魏征更是激动地浑身颤抖,只听他喃喃道:“有救了,这下百姓们有救了!”

   李二亦是精神一震,他目光灼灼地看向李泽轩,道:“水车?好!最近几日,朕令你潜心研制这种水车,做得好了,朕定会重重有赏~!”

   “臣,遵旨!”

   李泽轩躬身道。

   说罢,他不由幽怨地看了程咬金一眼,改良版的水车本来只是早上他随口一说,能不能造成功,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但现在被程咬金这么一弄,满朝上下都知道了,他是无论如何都得将水车给造出来、并且造成功了!

   ……………………………

   下了早朝,从皇宫出来,没工夫跟程咬金、秦琼等一众长辈说闲话,魏征便催促着李泽轩赶紧回去研制水车。

   “永安侯,旱情如火,还请你看在天下苍生的份上,能够尽快将你所说的那种水车给造出来啊!要不然今年不知又会有多少百姓颗粒无收了!老夫看着委实心痛!”

   魏征虽然没有明着催李泽轩滚回云山,但是那幽怨的小眼神,还是看得李泽轩一阵不自在,是以,李泽轩连忙拱手应了一句,便立刻打马回云山了!

   话说魏征虽然有些时候喜欢钻牛角尖,但这老头儿是打心眼里替百姓着想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李泽轩才会对魏征比较敬重。

   “相公,您回来了~?”

   韩雨惜见李泽轩回来了,连忙迎上前,道。

   “嗯!娘子,为夫有些事情要做,中午就不吃饭了!别让人去书房打扰我~!”

   李泽轩对媳妇儿交待了一句,便匆匆地去书房了。

   他要赶紧将改良版的水车图纸画出来!

   不仅魏征知道旱情如火,他也知道。

   …………………………

   第一更!

   二合一章节!

   感谢迦颜的万赏!(4月3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