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丝瓜视频app你懂得

“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烀猪肉,二十七杀年鳮,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灯笼手(立灯笼杆),三十过大年。”

叶秀荷还在想分家第一年,按习俗来个正式的一套,可乱了。关有寿就是一个不走正常路线的主。

这不,一家人刚打扫完房子,用从邻市刚买回来的纸糊好墙和顶棚,她就想来个二十五做豆腐~

呲~

她男人早已提前偷偷地搬了三十斤黄豆上南甸子排队不说,更是在凌晨三四点就要架起爬犁。

干啥呢?

运豆腐回家。

她是哭笑不得。

俗话说“五更天鬼呲牙,寒冬腊月人冻煞。”可不是骗人的。

凌晨三四点。

正是一年中一天中最冷的时段,外面都是零下三十多度。说难听点,就是撒泡尿立马就变成冰碴子。

可她男人就带上闺女,爷俩溜了~

单眼皮可爱毛衣女孩

南甸子刚去了没多久,黑子很熟悉,更熟悉勾搭大黄。

车棚内,关有寿翘起二郎腿,还不忘揉着腰侧,“闺女,你爹被你害得不轻啊,咱能不能打个商量?”

关平安翘起的二郎腿抖要抖的,比她老子更来劲儿,揉着脑门,“商量咋让你媳妇我娘服帖?”

“爹,咱爷俩还是算了,痛痛就过去了哈。咱过去真能立马运豆腐回家?你说用小葫芦多好。”

压根就没必要避开人,搞得如此复杂。

关有寿伸手给了闺女一个栗子头,冷笑一声,“瞎得瑟了吧?能不用就尽量别用,聪明人多得很。”

关平安得瑟一笑,“我在太奶奶跟前就没露馅。”

“你知道?”关有寿斜倪着闺女,“这世上就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别给些小恩小惠就收买了。”

老子要开始教导自己,关平安态度还是很端正的,立马放下二郎腿,盘腿坐好,双手放着腿上。

“当然,我闺女确实招惹稀罕!”关有寿这语气不要太肯定哟~但内心好忧伤,赵老太太都能跟闺女说那些话,是不是想拐他闺女进赵家啊?铁蛋那小子压根配不上他小棉袄好不好?

这话,孩子还小还不能说,但不耽误他这个老子先打埋伏不是?“爹在屯里生活二十年,与赵家始终保持不远不近,为啥懂不?”

关平安摇摇头。

“你自个琢磨。为啥你爹八兄弟就没有你元叔?赵家再如何,压不住你大发叔,更不不如你五叔家。”

那就是不因为各自家境。

关平安歪着小脑袋迟疑一下,“是凤姨说的臭味相投不?”说完,她自己先咯咯咯地乐出声。

“爹爹~我说不出来,可我懂你是啥意思。”六岁的幼童突然说出一翻大道理,真会吓坏她老子。

“真懂?”

“太奶奶和太爷爷不大一样。是我爹有啥被她瞅中了是不?爹爹~你能跟我说说你出门老长时间是去干啥不?”

关有寿顿时欣慰地乐出声,搂过闺女,拍着怀里的小人儿,“不愧是爹的亲闺女!能看出这点,爹就能安心一大半。”

“嘿……嘿……”

“爹也不是说赵家不好。他们如今对你们俩咋样,爹看在眼里,不得不感激他们,回报一二也没啥,怕就怕老太太。”

能跟他闺女说出防人留三分这话,可见老太太是真心对待孩子,但他不得不防啊,他的傻闺女过于憨厚了些。

钱财?给了就给了,可要想来个青梅竹马啥的,绝对不行。尤其是园子那个小兔崽还是长子。

以赵老太这一代人的老思想,没准教着教着他闺女,就是为她赵家啥百年大计的鬼东西着想。

绝对不行!无论谁如何算计他都无所谓,他斗不过是自己无能,怪不了别人,但他一对儿女就不行。

“爹爹~”关平安抚去她老子紧皱的眉头,“不怕哈~你闺女随你不傻,你多教我,我一定听哈。”

教,一定是要教,也一定要好好教,他是没有一对好父母,可他一对儿女有他两口子护着疼着。

闺女既然能想到关键之处,关有寿也不隐瞒,一五一十地悄声说了一遍,更是把自己心里想法说了一个底朝天。

你就不怕六岁的孩子听不懂?

“爹琢磨着这次自个不靠别人想要上班,努力一把不是没可能。你想不想住到城里头?”

“爹,你不用考虑我和哥哥,我们说好你和我娘在哪,我们就到哪。只要咱们一家人在一块哪都行。”

关平安还是这句话,你在哪,我就在哪,但心里却免不了暗暗担忧。她早已不是刚来时啥都不懂。

城里看似一片平稳,但私底下却俨然不同。她相信她爹也早已看出这点,否认不会立志要先在屯子站稳。

而让她爹短短时日就改了主意,可见不是仅仅城乡差距。不是她吹的,她家如今的日子过得丝毫不比城里人差劲。

唯一的麻烦就是老院。

他们不是安静已久?

这是瞅着她老子回来又想作妖?

很有可能!

南甸子很近,近得让爷俩的话题先告了一个段落,却顿不了某人已经想谈个究竟的小心思。

入冬之前,关平安已经来过多次,当着她爹的面,她没想多加隐瞒,可田大爷祖孙俩人还是没让出人来。

也是。

如今她包成个熊不说,之前也不是没防着人家一二。

说到底,谁能凭空想象得出一会儿麻子脸小姑娘,一会儿骄纵的毛小子,其实压根就是同一人。

豆腐是冬春季节的主打食品,豆腐皮、豆腐干,就连豆腐渣炒一炒也是一道菜,煎炒炖炸样样都行。

过年时,大多数人家都换一道子豆腐,就是周围生产队的倒挂户,也会不委屈了年夜饭,来个几块冻豆腐。

因而哪怕是天还没亮,豆腐坊也断不了里里外外的人。

关有寿不想张扬,但也不担心被传扬,谁知他拉走的一板板豆腐不是左邻右舍凑在一起的?

可他也没多留,连帽子都没摘,装好就走。

回程时,爷俩这次倒是坐到车辕。但闺女?你能不能别老是小右手偷偷伸进车棚?你确定是为了避免你娘掐你爹?

关有寿无语地朝黑兮兮的天空翻了个白眼儿。他闺女将来玩个小把戏,赚两口饭吃倒是没问题。

所以说,小葫芦啥的,最是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