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樱桃app无法注册

你就不怕你说的这些话会让我心里有压力?回到别墅,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打滚的关平安捂着脸痴痴地笑了。

呆子~

可不就是呆子一个嘛,她想在家游泳都不能穿泳衣。你这么霸道,你干嘛不让我整个人套上棉袄棉裤下水?

“乖,听话,浴巾迟点再拿下来。有些地方,咱们可以随乡入俗,可有些地方,咱们最后要坚守原则。”

关天佑看着这俩人拖拖拉拉的,他都已经走到主楼前面游泳池下水处,可有什么办法?唯有无语问天。

他妹妹,是亲的好不好?他早在一个小时之前就遣散闲杂人员。对,就因为哥们一句话,他已经清了场。

不是他耳软,他妹妹确实是他见过中最俊的小姑娘。以前总有人夸他老姑长得整个公社都找不出第二个。

其实他老姑真没法跟他妹妹相提并论。他妹妹的五官就美得相当大气,皮肤也比寻常人要白上很多。

用小翠那丫头的话来说,“洗”了脸的安安姐就好比刚剥了壳的鸡蛋,白白的嫩嫩的,连细细的绒毛都找不出。

以前冬天只要一出门,他妹妹是又抹黄脸又抹黄了双手。等到了夏天,她就更过分,全身都“泡”一层黄皮。

到了这边,她倒是去了一身伪装。这不,哥们一说,他也讨厌外人,尤其是男人的眼珠子盯着他妹妹不放。

可……哥们是不是也太紧张了一些。在家那时不想她露胳膊露腿的,他可以理解,反正安安她自己也不喜欢。

温柔女生眼睛闪着光芒

但到这边?大街上跟他妹妹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可有好多身上就两小块布遮着,却露出肚脐眼的呢。

再说,就哥们给安安准备的泳衣,真不算什么款式暴露的泳衣。有必要大热天的,非得要她裹着一层浴巾下水?

啧~

这俩人,真够可以的。

关直男实在不忍目睹他娘们兮兮的哥们,还有半推半就的傻妹妹,双手搓了一把脸,他立马转身就往游泳池里跳。

要不眼不见为净,干脆回房?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在这俩人还未举行婚礼之前,他这当哥的可不得也要防着一点妹妹被兄弟占了便宜啊。

游了一圈儿,关天佑开始改成了仰游着,眯眼望着天空,耳边听着妹妹的欢笑声,他跟着咧嘴直笑。

谁能想到他兄妹俩人,不,是他一家人,吃着黑糊糊一团野菜粥的一家人有朝一日居然有这么一天。

真该拍下来寄回去给他那位好祖母和那位偏心眼到极致的关爷爷好好见识一番,看看,老天它长着眼呢。

是他爹的,终归是他爹的。不是你们谁利用他爹就是你的,也绝对不是你们谁昧下他爹东西,他爹就翻身不了的。

“哥哥,想啥呢。”关平安游到他附近,手痒地挠了挠他脚心,“这里可没啥美人鱼等你相救哟。”

“你又皮了。”

“来啊,咱们来比赛,五圈论输赢。”

“彩头?”

“随你定。”

“呵~小瞧你哥哥了吧,等着!”关天佑说着就朝齐景年挥了挥一只胳膊,“裁判,注意影响啊。”

甭以为你只要板着脸就显得一本正经的,哥们还能不知道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又想借机占我妹儿的便宜。

他现在就非常理解他祖父所说的当年亲姐被老兄弟撬走的那种哑巴吃到黄连有苦也说不出的心情。

他祖孙二人这个命啊,怎么就专门遇上了这号爱吃窝边草的兔子。齐兔子,你要再敢动手动脚,你死定了!

关天佑无语得想哭。这哪是什么狗屁好兄弟,至于吗?你想安安赢,也不用故意拽住兄弟的脚丫子啊。

偏偏他还不能骂哥们重色轻友。因为啊,这个“色”就是他妹。真没天理了,我还是你唯一的大舅哥呢。

无意外的。这一场比赛,关天佑输了,输在有人故意捣蛋,有人想套得美人欢上,他只能主动认栽!

嬉闹了一场,关天佑上了岸,累得他直接往游泳池边上支着太阳伞的摇椅上一躺,侧头看着游泳池内的俩人。

“妹!……我渴了,累得起不来。”

“我马上就来。”

闻言,齐景年眼疾手快地游到关平安前面挡住她,“慢点。等我先上去拿了浴巾,你再上来……”

“哈哈哈……”关天佑闻乐得捧腹大笑。小样儿,让你刚刚故意捣蛋。吓不着你,我就不是关天佑!

日上三竿,原本就已不是适合游泳的好时间。被关天佑摆了一道的齐景年失笑摇头,接过他扔来的浴巾。

“晚点,我要陪关关逛街,你去不去?”

奇怪了,这哥们居然还会主动邀请他?关天佑眼珠子一转,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反正没啥事儿,去。”

说是逛街,还真是逛街,毫无半点虚言。

打从齐景年找了车位停好车之后,他就先领着他们兄妹俩人靠着两条腿将上环的一处售卖古董的集中地逛了个遍。

要是说起这几条售卖古董街道的历史,那就可追溯到上个世纪初。据说那个年月,这片是远近闻名的贩卖偷盗之物的地方。

到了如今,这儿已是成为领了执照做文物生意的古董集散地。虽说不是人来人往的繁荣喧闹,但也不至于很冷清。

其中一条看似落后的猫街就藏在闹市区。档次比不上其他两条街上的古玩商店,但价廉物美的东西还是有的。

能不能淘到好物,这就要凭个人眼力。三人逛到这边,还没过半个小时,关平安就掏到她的心头好。

一大堆“中西合璧”的旧书、旧期刊。之所以用一大堆形容,那是真不少。反正关天佑算是明白某人主动邀请他加入的“险恶用心”。

干嘛?

请人将这一堆书送到停车位置的车上,再让他悄咪咪地收进小锦囊呗。嘿嘿……此时不提条件,何时再提?

“哥~”

不用等他开口,齐景年实在怕了他,连忙举手,“你只管开口。”

“你说的啊。”

“对,是我说的。这些书先放这儿,回头再一起找人送上车。咱们现在先看好她,别把她给整丢了。”

就你妹看中什么都喜欢包圆,你先别笑!最后一站百货大楼还没逛呢,到时你要是还笑得出来?

我谁都不服,就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