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91香蕉vip

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谷小白身上的王连方并不知道,其实谷小白他……一点也不想创造所谓的奇迹。;r /

;r /

其实他之前,拒绝和东城合作制造“钟鼓之琴”,并不只是因为东城的态度问题,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已经造了一个“钟鼓之琴”了,为什么还要再造一个嘛!;r /

;r /

谷小白不是一个可以一遍遍打磨工艺,为了一点点的提升一遍遍磨熟练度的工程师,而是一个物理学家,一个喜新厌旧的天才物理学家。;r /

;r /

物理学家喜欢解决的问题,是从无到有从0到1,而不是从1到100,是发现未知,而不是重复已知。;r /

;r /

至少这不是谷小白喜欢的工作。;r /

;r /

所以谷小白才那么傲娇地表示,哼,我生气了,我就是不和东城合作!;r /

;r /

纯美童可可宛如邻家小妹

你们来晚了,我已经造了一个了!;r /

;r /

当然,傲娇之余,他还嘚瑟了一下。;r /

;r /

不,是狠狠得瑟了一下……;r /

;r /

唱了哼,我生气了》这么一首歌。;r /

;r /

结果……事情有点大条了。;r /

;r /

王连方这家伙怎么就道歉了呢?;r /

;r /

而且还那么诚心的来道歉。;r /

;r /

我不好意思不接受啊。;r /

;r /

难道接下来两个月的时间,我就要把时间花在重复之前已经干过的事上吗?;r /

;r /

明明我已经在春秋,在西汉,在明朝铸钟铸到快吐了!;r /

;r /

除了剩下的那11口圆钟,难道我还得把部的都重新铸造一遍?;r /

;r /

不,我一点也不想!;r /

;r /

谷小白苦恼死了。;r /

;r /

这个孩子,他甚至不喜欢把一首歌按照同样的方式唱第二遍。;r /

;r /

所以当初才会有和老洪的燕燕》之争,宁愿得罪粉丝,也不重复唱已经没什么新鲜感的一首歌。;r /

;r /

这个世界上,搞科研有很多浪漫的英雄主义情节,譬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专利局小职员,一篇文章惊天下,创造了这世界上可能是最伟大的理论,成了最伟大的科学家,几乎没有之一。;r /

;r /

但也有许多的无奈和消磨,譬如经费、竞争、项目……;r /

;r /

谷小白只喜欢科研好玩的部分,并不喜欢其他的部分。;r /

;r /

说着要赶车的谷小白,离开了会场,转身就把手中所有的东西都丢给俩咸鱼教授了。;r /

;r /

“好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们了。”;r /

;r /

“什么?”俩咸鱼教授,本来还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突然之间被吓到了。;r /

;r /

对俩咸鱼教授来说,这个项目,实在是太美好,太梦幻了!;r /

;r /

因为需要在2个月内完成建筑、制造、安装、调试,所以东城再次追加了项目投资,整个项目最终的费用,几乎达到了3亿。;r /

;r /

而白声所,也就是两个咸鱼教授能够支配的费用,就达到了两亿以上。;r /

;r /

两亿多是什么概念?;r /

;r /

很多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好几十好几百号人一年的经费,都到不了这个数!;r /

;r /

对俩咸鱼教授来说,这更是天文数字了。;r /

;r /

天可怜见,之前他们一年,连几十万的项目都拉不到!;r /

;r /

而这笔钱可以分出来数十个大大小小的项目,让几十个东原大学的各种实验室、研究室、工作室在元旦之前,轻轻松松完成当年的科研项目。;r /

;r /

于是,俩人彻底成了业界的香饽饽,这下子,俩咸鱼教授,可真的是爽翻了。;r /

;r /

手中掌握着两亿资金,每天的的工作,就是向外发项目、分项目。;r /

;r /

以前求爷爷告奶奶到处找人给他们点项目,现在却是别人求爷爷告奶奶地来找他们。;r /

;r /

这种风水轮流转的感觉,别提多爽了。;r /

;r /

而且,学校还给白声所充实了力量,又加入了一名教授、三名副教授、三名讲师和大量的博士生、硕士生,俨然一个规模庞大,编制众多的大型实验室了。;r /

;r /

两位现在是实实在在的大老板了,再也不用亲自在实验室里苦熬,只要把握好项目分配、进度考核、资金监管就好了。;r /

;r /

当初,两个咸鱼老师想要把谷小白拐到声学道路上时,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今天!;r /

;r /

果然,跟着小白有肉吃!;r /

;r /

正在一切都向美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他们俩压根就没想到,这块肉,怎么这么难吃!;r /

;r /

谷小白竟然打算当甩手掌柜?;r /

;r /

“交给我们俩是什么意思?”;r /

;r /

“就是字面意思。”谷小白把一叠厚厚的资料交给他们“这是整个项目所有需要注意的细节,以及所有的理论基础,我都已经写出来了,你们只要按图索骥……”;r /

;r /

“不不不不!我们不行!”俩咸鱼教授吓得脸色煞白,都快把脑袋摇出脑浆来了。;r /

;r /

这怎么可以!;r /

;r /

“我们不懂这里面的声学技术。”;r /

;r /

“所有的数据和公式,我都已经写出来了。”谷小白拍了拍那厚厚一叠的资料,“很简单的。”;r /

;r /

“我们也不懂铸造啊……”;r /

;r /

“不懂不会找懂的人合作吗?亏你们还是杰青!”;r /

;r /

俩咸鱼教授都快哭出来了。;r /

;r /

呜呜呜呜呜,我们也不想当杰青啊,是你把我们扶上去的好不好!;r /

;r /

不对,我们做梦都想当杰青,但是我们这种杰青比较水啊,是你把我们扶上去的!;r /

;r /

血泪的控诉!;r /

;r /

“反正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夏聪师兄你帮我当监工,别让这俩咸鱼偷懒!”谷小白把事情都丢下,就跑去赶高铁去了。;r /

;r /

相比再造一遍钟鼓之琴,还是巡演更好玩。;r /

;r /

只留下俩欲哭无泪的咸鱼,在那里捧着脑袋,一脸的茫然。;r /

;r /

如果让我们再重来一次,我们绝对不拐小白了呜呜呜。;r /

;r /

这么大的工程,这么紧的工期,就压在我们俩身上了……;r /

;r /

我们俩都年近半百了,半截入土了,学东西又不像你这么快,等我们弄懂了,弄好了,恐怕两个月都过去了……;r /

;r /

俩咸鱼差点抱头痛哭。;r /

;r /

夏聪都无语了。;r /

;r /

我呸,你们俩都已经杰青了,怎么还能那么菜鸡!;r /

;r /

看谷小白那么无情地把活儿丢给他们跑了,俩咸鱼假哭了片刻,慢慢收了眼泪。;r /

;r /

“咋办……”;r /

;r /

“还能咋办……凉拌!”俩合作了半辈子的咸鱼叹口气,老板都发话了,还能怎么样!;r /

;r /

当然是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了!;r /

;r /

“如果要在两个月之内完成这个项目,白声所需要一名专精金属铸造,同时懂声学的科学家来掌控大局。”;r /

;r /

“有这样的科学家吗?”;r /

;r /

“你说除了小白吗?”;r /

;r /

“小白是专精声学,同时懂金属铸造……”俩咸鱼抓着脑袋,天知道这孩子到底怎么学的,怎么学那么快!;r /

;r /

两个人一番检索,果然找到了四个符合条件的科学家,然后就发现,排名第一的,其实是个老冤家。;r /

;r /

之前谷小白接受马翩然采访的时候,就曾经说过,他们之前曾经想要和江城铸造研究所合作铸造一口大钟,但是被江城铸造研究所拒绝了。;r /

;r /

这位排名第一的,就是曾经拒绝过他们一次的,江城铸造研究所的研究员潘国祥。;r /

;r /

两个人又打了个电话过去,等了许久终于联络上了潘国祥,果然,再次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抱歉,我对乐器铸造没兴趣!”;r /

;r /

被人无情怼回来的俩咸鱼面面相觑。;r /

;r /

这该怎么办?;r /

;r /

“等等,小白这次巡演是去了哪里?”;r /

;r /

“江城……”;r /

;r /

这么巧?;r /

;r /

这难道是命运的安排?;r /

;r /

俩鲤鱼精对望一眼,突然心生一个毒计;r /

;r /

“小白龙大人,一切都靠你了!”;r /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