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幸福宝色版app

以齐景年这一世的条件来说,他还真没觉得有多珍贵。就一小碗而已的罐头,他下意识地先递给关平安。

关平安倒是接过时瞟了眼一旁的几位表兄妹们,见他们各个虽然不是用小碗,但也开了罐头,正一人一勺地吃着。

却乐坏了时刻关注仨孩子的叶兴旺。他也不多说,直接一双端出两碗递给齐景年和关天佑俩人。

“老叔,咱们都是自家人,你没必要破费的。”

“臭小子,哪来这么多废话。”叶兴旺看着关天佑失笑地摇了摇头,“等老叔去你家,有啥好吃的只管上。”

关天佑嘿嘿地笑了笑。

“你啥时过去呀?我爹爹可老惦记你们上门呢。”关平安岔开了话题,“我二伯最近有探亲假不?”

“哟,惦记他干啥?”叶兴旺摆手示意她先吃,“回去记得跟你爹说,你二伯问他啥时回城?”

“这么说我二伯他要调回来了?”

“你猜!”

关大娘看着他们欢声笑语,更是抿紧了嘴。她抬头看着小孙女片刻,突然站了起来去往正房。

刘翠香瞥了眼老妹儿,又瞥了眼小兄妹俩人。想了想,老太太还是继续朝着他们摇蒲扇赶蚊子。

齐刘海长发森女墙角下的写真

关平安仿佛都能听到她的叹息声。可咋办?她只能当不知呗。谁让她才七岁,七岁的小孩儿懂啥呀。

她此刻比较感兴趣的是,她祖母会不会如同她义爷爷所料——时隔二十年,她再来省城是为了取些东西。

那可真的是非常有耐性。

事实证明梅大义从关平安这得到老院的大致情况之后,他推算得出的结果还真就八九不离十。

这几天关大娘过来一直就入住正房西屋。此刻她一进入房间内,正解开她的行李包裹皮,犹豫地看着折叠的薄夹衣。

别人或许听不懂死丫头片子刚才那些话的意思,但她刘玉香岂能不明白?!这是又来威胁她。

这小畜生,咋就没当场从山上摔死她!害得连带着老三都跟她这亲娘离心。如今又多了撑腰,唉……

关大娘咬了咬牙,瞥了眼窗外,她往炕梢儿挪了挪。摊开那件夹衣,她又咬牙切齿地无声道了一声什么。

这时,关大娘又抬头瞟了眼紧闭的房门,再次低头触摸到薄夹衣内的凹凹凸凸,吁出一口气的同时,只见她的一双手小心翼翼地抱起这件夹衣放入炕上。

而包裹皮内移走一件夹衣,底下则又是一件夹衣。只不过此夹衣与之前的那件之处在于一瞧就可知是幼儿的锦马褂。

正红色的缎面,上面还绣着金线的各个福字。

关大娘又陷入回忆。

那天,她抱着嘴上吐泡泡的儿子,而他一脸深情地搂着她……好好的,后来他说的是什么?

在她满怀希望之时,他说想给他儿子世间最好的东西,远离一切丑恶。所以为了儿子好,他必须要带走。

带走了儿子?

那她呢?

说是会安置她。

可他咋就不心疼心疼她?咋就不知她每天摸着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最怕的就是去母留子。

她娘说她错了。

他说她错了。

她在世上最爱的两个人都说她错了。

可她何错之有?

这是她的亲骨肉。儿子被带走,他名义上的娘亲就是难产过世,岂不是再相遇儿子也不是她儿子。

所以怪不得了她,她的儿子只能是她的。

她一否认,再否认……后来,否认到了他仇视她的地步。原来所谓的心疼她,爱惜她,放不下她。

它抵不过一个儿子。

是啊,她娘说她贪心了。可那样的男人,她那时是真放不下的,就如同入了魔的想着他,念着他。

她用尽一切的蠢法子想让他发疯,想让他发狂。可他得知之后,轻飘飘地道一句很正常,你原本就是人家妻子。

所以不是她怀了欢喜的错,是他原本就没心。说什么除了她和家里的妻妾,他从未动过心。

她的千好万好都抵不过他外面的那些狐狸精,都抵不过她替他生了个儿子。没了儿子,她还有什么?

关大娘摸着脸上的皱褶,呆愣片刻之后,她伸出双手取出了那件小锦袄,从包裹皮内抽出一块拼接布条而成的布块。

抖了抖之后,关大娘将布块铺在炕上,取出小锦袄放到上面,又将旁边那件夹袄对折放在它的上面,将布块四角打结成一个包裹。

“安安,进来一下。”

外面院子的关平安听到她的喊声,朝想开口的关天佑使了个眼色,她自己则高声应了一声,从小木扎上站起了身,一蹦一跳地去往正房。

进屋后的关平安看向她祖母时,毫无疑问地看到炕上两个包裹皮。她抓了抓脑袋的同时瞥了眼房门。

很显然,关大娘也知在这儿,有些话不好多说。她推了推炕上新打包而成的包裹皮,“带回去给你爹。”

关平安点了点头。

“你恨奶奶?”

“你对我爹好,我就不恨你。”关平安眼神复杂地看着她,“其实我爹要求很低,穷,我们都不怕。”

关大娘看着一对剑眉,再次撇开视线,“这些东西,我本来就打算这次交给你爹。拿回去也没地方藏。”

真话假话已经不重要。关平安暗暗叹了口气,看着她祖母,她又该死的心软了。可就是有了眼前的老人,才有了她爹爹。

你是还不知你没在家这期间,就这位老太太已经上门闹了一通,否则哪来的她踏足省城这一趟。

“别怪我爹,他最无辜。”关平安说出话来,发现自己语气太过于软声,“当然,还是那句话。

有我这闺女在,谁也别想欺负我爹,就是天皇老子都不行。我关平安不懂啥好坏,我只知道有恩必报有仇必报。

他人欠我爹一分,我还人十分。你是我亲奶奶,我不敢动你,可你真惹我爹,我就拿你宝贝儿子孙子出气。”

关大娘忍无可忍地剜了她一眼,“死丫头,谁敢惹你爹。你老子现在本事大着呢,连亲娘都不要了。”

关平安撇了撇小嘴儿,伸手抓起炕沿上的包裹皮。你咋就不说是你先不慈的?谁都不知我爹最孝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