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小草回家的路app

还别说,这次在最里屋还真让她发现了几处异常。

其中之一,炕梢就有问题。

火炕的内部通道只到炕梢的三分之一处,多出的炕梢一部分还有层中空。

一个小小人儿蹲在炕梢儿,小手指顺着最里面的一块砖往里戳……不行……她又按住这块砖头。

在它的左右两侧试试了,这小手指刚对着左上角一侧,使劲往里一压,砖头立即扭转成九十度紧靠墙角。

厉害了~

可你直接来一脚不是更快?

她又依次在这一竖的砖头左上角一侧使劲往里一压,很快所有的砖头紧靠墙角,空出了一个窟窿。

接着,她将把另一侧的砖头也暗自此方法,依次在这一竖的砖头右上角一侧使劲往里一压……

终于!

某人伸出小手往里倾斜着拉出一个直立的皮箱。

整个箱子长有十寸左右,宽有个六寸,高度则差不多四五寸,牛皮包木板,铜把手和铜锁都已生了绿绣。

内衣模特性感写真

箱子还印有黑色铭文,瞧着就是高档货,也没上锁,翻开铜锁,背面也刻有同样的铭文,这应该是厂家名号。

可惜了。

这海市究竟还有什么好东西?

上回那位王六和这回那位三爷都说他们的货来自海市,听那语气得瑟的好像商品比京城还好。

嗯,有空去溜达一圈。

打开的箱子里面不出所料的都是黄灿灿的小金条,也就是如今人们所称的小黄鱼,难怪贼重。

里面还有一个黑袋子,关平安扯开袋口一看,这粉的、黄的、白的、蓝的,璀璨闪亮的玩意儿。

她认识,这就是火油钻。据说以前老值钱的,比金子还值钱。不过如今去黑市的话,已经不顶用了。

关平安扎好袋口,随手扔回箱内,这下子搓了搓小手,终于拿起了两本页面发黄的厚册子。

她先翻开上面一本厚册子的封面——很男人的毛笔字,小楷的字迹锋锐逼人,上面更是繁体字。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可惜了。

既然连小金库都没带走,只能说明一定,人已不在。

至于原因?

关平安也不敢耽误时间,两本册子将就着先匆匆地翻阅了一遍。

与其说是册子,其实更像对方时不时地记录心中所想随感,第一本都是毛笔字,满满的小楷都是回忆往事。

最后一本类似账册的,要不是确认过字迹,关平安都要怀疑是不是同一人。

看似经历家破人亡,这年轻人长大了。

可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

哪怕如愿以偿地报了仇,却也被逼得闯关东。哪怕这人没详说,但这开始潦草的字迹却显得戾气十足。

一溜的黑话儿,一溜的砸窑数目和请了几位财神的来账,还有一溜的谁谁的家人还有谁的地址……

被划了x的,这可都是一溜的人命。

还有这刘姓的翻垛,还有马姓的炮头……不会就是姓刘的马五太爷吧?还有马姓的能不成还藏在马六屯?

一位军师?一位总管?

你这大当家当得真不得人心。

怪不得你能从在邻省有上千名的手下,沦落到在逃亡之路剩下可数的区区三十二人……

对,你一准没猜错,也没怀疑错,人家准是逃回了自己的地盘想吞了你。

还不准人家拔香头?

不说人心散了,你自个都藏了这么多私房钱,人家又不傻的。

不过,这这姓马的正好有独女,又时常让说自己有天不在,让这翻垛的刘三照顾他闺女的……

咋这么熟悉?

不会是这姓马的和这姓刘的俩人终于结盟联手,一不做二不休的,直接来个“咔嚓”一声,作了大当家。

然后这俩人成了一对翁婿,再找个理由趁着挪窝之际又“咔嚓擦咔”的几回,灭了人家的心腹和所有人?

所以从此之后,马五太爷也成了人家的上门女婿……

“吱!”

“汪!”

矮油!

吓死本宝宝啦!

“干啥?干啥?”关平安没好气地斜了眼两小弟,小心翼翼地将这两本厚册子放入皮箱内。

这里面还有些黑话,她还是不懂,找机会得问问她姥爷,要是这刘三对得上号,那马大炮岂不是他老丈人?

据说压脚蔓是指姓马的,那灯笼子子蔓和那些蔓的都是姓啥?还有“这一股风”到底算不算个角色?

小黑指着皮箱,“吱吱吱……”

“知道,我会收起来的。”

关平安抿了抿小嘴儿,决定对此事还是保密。结果已经不重要,有机会多听听老人讲古总会知晓一二。

她要是告诉她爹,那位姓刘的马五太爷十有当年害死他的当家老大……好像也挺吓人的。

而且这位老胡子要是活着的话。

她算算啊……

jia午战争是哪一年?1894年为甲午年,对方三十而立那一年开始落草为寇的话,也早年过期颐(百岁)。

关平安收好皮箱,仰头望向炕上的屋顶脊梁,伸手一指,“小黑,你上去把里面一包东西拿下来,小心点,别砸了。”

小黑闻言一跃到炕上,爪子勾住木墙的缝隙,一下子蹿上去,从其中一根檩条内扯出一个油纸包。

“小心点。”

不怪关平安会紧张,打开包了一层又一层的油纸包,里面是一把成人巴掌大小不到的撸子,还有50颗子弹。

关平安解开皮套看了眼,也不敢擅自操作,为了以防两小弟哪天躲在小葫芦内玩炸膛了,更是包好重新放入皮箱用金条小黄鱼压死。

“走。”

得到她的指示,一狗一鼠屁颠屁颠地跟上,接着干嘛呢?

捅房子!

关平安心有顾忌,册子上不是说还有32人?

她如今严重怀疑不是没人知道此处。一是他们当初搬得实在太干净,二不是谁都有底气闯山。

可谁知其中某人的后代会不会有铤而走险的那一天,会不会又被有心人利用成为某位歹徒的窝点。

但为了以绝后患,此处某些地方,她一定是要给改动了,想在她眼皮底下再出胡子怎么可能!

那些木窝子就是马架子屋,完是用木棒和草搭的,这好办,一根一米来长的柱子一捅一砸,轰然而倒。

但这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