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茄子视频app破解版无线次数

聚散终有时,任浮萍往事浮上心头,彼此唯有期待相见亦有期。到了点,小卫按时开车过来接走了梅大义和哑婆婆小孙子。

看着轿车启动出了胡同,关天佑有些惆怅地暗叹一口气的同时,他还有些担忧地瞥了眼身侧的妹妹。

比他想象中还要好些,车子开走,安安没掉眼泪。是不敢掉,怕父母担心;还是不想掉,怕晦气?

关有寿瞟了眼周围一圈人,大手一挥,“好了,大家早点休息。福哥把大门锁上,有义叔带着孩子,放心好了。”

他身旁的叶秀荷安慰地捏了捏他的另一只手心,赞同点头,“你们仨也是,明早还要赶回学校上学,早点休息吧。”

回到正房。

关平安瞄了瞄她老子。

关有寿无语地笑了,上前拍了拍闺女脑袋。

“拍孩子干啥,这回咱闺女表现的很好。我还担心她像咱们刚搬过来那样,车子一开,眼泪哗啦啦掉。”

长大了,想哭只能在心里哭呗。关天佑见他老子情绪还算平静,果断道了一句他先送妹妹回后院。

慢了?

再让他娘说下去,安安又该想起姥姥姥爷、赵太爷爷赵太奶奶,搞不好半夜不睡开边三轮跑山上去了。

阳光美少女想要飞翔的感觉

愁啊。

“爹爹,娘,晚安。”

“嗯,乖,爹没事儿。静下心来,好好休息。等周末了,爹带你去文物商店,咱们爷俩去淘宝贝。”

“好的。娘你这一周就不用再让福婶给我送吃的了。没两天就周末,到时候吃不完浪费了可惜。”

“知道了。快去,你哥都等急了。早点上床,等会儿我和你爹可会去检查,记得别躺在炕上了还看书。”

“不会的。”

后罩房。

关平安越看越不对劲儿。好好的,那哥俩干啥开柜子拿棉被被褥出来?“哥哥你们这是不打算回房?”

“对,有眼力!回去麻烦,我们今晚就在西屋歇一宿。……乖,听话,你只管睡你的,别出来了。”

关平安失笑。笑着笑着,突然心里一动,她瞟了眼抱着被子出去的齐景年。原来,原来这家伙今晚是故意的。

他今晚就是故意转移她的注意力,还提什么她哥要扩大交际圈,不对,这坏家伙也学梅爷爷玩什么一计多谋了。

不过,好像还挺成功的。

刚刚义爷爷离开,她确实没那么伤感。

“哥哥放心好了。早就知道义爷爷有出国一天,我没你想的那么难过。当然,我也不会半夜三更跑出去找义爷爷。”

哟,居然被看穿了。哥可不就担心你脑子一抽,跑了。关天佑哀怨地看着她,“妹妹你嫌弃哥哥!”

“……好吧,你们今晚就住西屋吧,被子多拿两床,夜深了还有些冷的。早点休息,别看书啊。”

耳畔边传来兄妹俩人的对话,听得抱着棉被出了东屋的齐景年摇头而笑。关心则乱,为了让义爷爷安心离开?

关关啊,她就是再想溜出去,今晚都不会半夜跑过上山。梅爷爷的底线在哪儿,她一直都心知肚明。

西屋,两张单人竹床相并。

关天佑双手枕在脑后。

“哥,睡着了?”

对!

哥睡了。

“我看到了,有小姑娘找你……”

“关天佑!”

“你不是睡着了?”

“被你吓醒了好不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齐景年一脸无奈地侧过身,“说吧,大舅哥,你又想干嘛?”

关天佑轻笑出声的同时也侧过身,“你真不想知道今晚义爷爷在这儿跟我们到底说了什么事情?”

“我有在外面。”

“嗤……我现在就可以断定你就是在外面也没听到。今晚你肯定是拉我妹躲在哪里说悄悄话。”

“比如天气暖和了,咱们俩要不就上草原骑马。啥?想陪咱爹娘,想陪梅爷爷?你哥在家正好。”

“再比如,海边啊,邻市码头啊,关关,咱们去闯江湖好不好?你带上我,你哥接下来会没空什么的。”

齐景年再也忍不住闷笑出声。

“听听,被我猜中了。哥们,切记不管到了合适,需切记‘发乎情,止乎礼。’这一点,对你有好处。”

“你可以小点声,关关完能听到。”

没听到!

要不是担心她人没在屋里,被对屋俩人发现;要不是担心她爹娘半夜过来巡逻,替她掖掖被子。

关平安只想闪进小葫芦内。

她哥想得真多,穆休那家伙想得更多。

一个个的真当她是病猫不成?

懒得听他们俩人在较劲,关平安默默运行起心法,屏蔽了五官,将乱七八糟的思绪沉寂于练功中。

晨起。

这天是没法子陪她爹晨练,她说了过两天就周末还要回来,可很显然,她娘还是怕她饿着了,又整了一大袋。

边三轮上。

齐景年开着车,身后是关天佑,侧面车斗是关平安。

轰轰轰的朝北郊开去,开进了那套北院,停在了大门口。

车斗内关平安掀开小毯子,从路上分好的三份饭盒糕点水果中拎起一份,“你们迟点,我先去学校了。”

“慢点,时间还早。”

关天佑这一喊,关平安只好站住。

——瞅瞅,恼了吧?

——谁起的头?

——我亲妹!

“行了,你们快停好车,老教授又该过来了。”

闻言,齐景年掏出钥匙晃了晃,瞟了眼天佑,“我开门,你开车进去停好。我先进屋拿点东西。”

这边他们俩人合作进屋,那边正如关平安所料的,有一早出来遛弯儿的老人朝她这边走来了。

关平安一一打过招呼,再解释了为何昨晚仨人没住在学校。她要不解释清楚的话,这些热心的长辈们可会扯住她开思想课的。

但到底还是晚了,她想给室友带的早餐还是晚了。好在她们一个个的也没将希望寄托在她身上,有人跑去食堂了。

关平安心里有些懊恼。她说话还是有些没经过大脑,当时为何冒出一句会给大家带早餐而不是什么水果糕点?

她哥的担忧不是没道理。她这心里一有事,很多时候就犯错误。幸好肖涵姐她们不是对屋的那位小针尖。

换成那位主儿,吃了她的东西,还会在背后说她言而无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