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茄子旗舰版app有没有病毒

“这位小将军此言差矣,我国圣上满心诚意邀请王爷入城做客,怎会做出暗地偷袭之举~?”

中军大帐内,李啸的话立刻引来了小野洋子的..lā

李啸闻言冷冷道:“倭人阴险狡诈谁不知道~?尔等口口声声奉我大唐为天朝上国,见到我们后却还敢刀兵相向,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在皇城设下什么埋伏~?”

“你~!”

面对这番红果果的羞辱言语,小野洋子被气得耳根赤红,但他明白自己现在是在哪里,也明白自己的国家现在是处于什么样的境遇,他强忍住心中的怒气,对李孝恭道:

“请王爷明鉴,倭国朝堂上下,绝对对大唐别无二心,先前的石川县主有眼不识泰山,圣上已经下旨将他的家人下狱,我主只是想跟王爷当面相商,这样才能尽快解除王爷对倭国的误会~!”

“哼~!真是惺惺作态……”

“好了~!别说了~!本王去意已决,李啸听令~!”

李啸还待再说,李孝恭却摆了摆手,打断道。

“可是王爷………”

“嗯~?”

李孝恭淡淡地“嗯”了一声,却仿佛有着千斤之力,直接让李啸把已经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白色纱裙女郎旧地静静忆思

“末将在~!”

“令你留在大营,三军将士皆归由你来调派,若是本王天亮之前没回来……”

说到这里,李孝恭淡淡地看了一眼小野洋子,目光仿佛带着强烈的穿透力一样,直刺小野洋子内心,就听他语气平静,但平静中却带着浓郁的杀气,道:

“若是本王天亮之前没回来,明日你先让海上的军队带着船队回长安,然后你带着一万两千将士攻城,飞鸟京上下,无论老弱妇孺,部一个不留~!”

小野洋子不觉从脚底冒起一丝凉气,他的后背顿时就被冷汗浸湿。

“末将领命~!”

李啸抱拳大声道,然后他恶狠狠地用发红的眼睛瞪了小野洋子一眼。

“王爷~!您一个人不安,若是不弃,就让张某陪您走一遭吧~?”

就在这时,营帐外走进来一个铁塔般的虬髯大汉,站在一块儿,小野洋子居然只齐那汉子的腰部,就跟个小孩儿一样,虬髯大汉正是虬髯客。

倒不能说是他趴在帐外故意偷听,到了他这个境界的武道高手,五官感知都是数十倍地敏锐于常人,再加上营帐的隔音效果并不好,所以李孝恭跟小野洋子在大帐内的谈话,虬髯客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呵呵~!既然仲坚愿意同去,那自是最好不过~!”

李孝恭呵呵一笑,道。

他又不是一味喜欢好勇斗狠的愣头青,他十分清楚自己身上担的使命,自然是愿意带着虬髯客这个大高手一同前去,至于小野洋子,刚刚已经被吓破了胆,根本不敢去反驳,也没法反驳。

李孝恭又交待了两句,然后便带着虬髯客出了营帐,翻身上马,向倭国的皇城飞鸟京而去。

至于这马是从哪儿来的,当然是路上“缴获”的战利品啊!

…………………

大唐王爷要入皇城与推古天皇面谈,普通百姓虽然不知道这条消息,但是倭国的上层官员几乎在李孝恭跟虬髯客入城的那一刻就知道了。

飞鸟京城西的一处庄园中,亭台楼阁,假山池塘,庄园的设计风格倒是跟大唐的园林风格十分相像。

一间雅致的阁楼内,苏我虾夷跪坐在窗前,正极为认真地擦拭着一柄倭刀,可以看出这个时候倭刀的形状,跟中原的陌刀竟然有着六七分相似,刀身映着烛光反射在他的脸上,让他此刻的面容显得无比阴冷。

“消息属实吗~?”

苏我虾夷淡淡地问道。

“千真万确~!”

苏我虾夷身后,跪着一个黑袍男子,男子头上罩着一个宽大的帽子,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容。

“哼~!这大唐的郡王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区区两个人也敢进皇城~!”

苏我虾夷的脸上闪现过一丝恼怒,他主要恼怒的是李孝恭身为一国郡王,居然不按套路出牌,胆敢孤身犯险。他几个时辰前刚在朝堂上夸下海口说李孝恭要敢来飞鸟京,他以后就爬着来上早朝,可是现在……简直是火果果的打脸啊~!

黑袍男子跪在地上,没有接话,阁楼内陷入了一片沉寂。

半晌后,就听苏我虾夷怒哼道:“不行~!不能让唐国的郡王活着出城~!直驹,你去找机会杀了他~!杀了他之后,唐**队群龙无首,定会自乱阵脚,到时候那上千条船上的粮草物资,就部归苏我家族了~!”

黑袍男子没有立刻答应,居然淡淡地回了一句,道:“唐国郡王是个高手,我没有把握~!”

苏我虾夷大怒,他起身指着黑袍男子

道:“混账~!不想去就说不想去,你找什么借口~?你不要忘了当初是谁救下你的一条狗命~!要不是我苏我虾夷,你早就死在我父亲的手上了~!从我救下你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手上的一条狗,我让你去咬谁,你就得咬谁~!听明白了吗~?”

黑袍男子的身体明显一顿,从他那青筋暴起的双手上,还是能看出他心中的愤怒的,半晌后,他声音平静地说道:“我帮你杀了这人,你还我自由~!不然,除了我,倭国上下没有人能杀死唐国郡王~!”

“你是在跟我讲条件~?”

苏我虾夷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脸愕然。

黑袍男子默不作声,算是默认了。

“你个狗东西~!谁给你的狗胆,敢跟我苏我虾夷讲条件?”

苏我虾夷怒骂一声,一脚踹在了黑袍男子身上,结果却仿佛踢到了一座大山一样,他的脚尖立马传来一阵剧痛,而黑袍男子却跪在原地纹丝不动。

“你的救命之恩我已经还了不少了,家主你莫要得寸进尺~!”

黑衣男子仍旧头也不抬地说道。

“好~!很好~!”

苏我虾夷喘了两口粗气,然后说道:“就依你~!你今晚将唐国王爷杀了,我立马还你自由,从今以后,苏我家族不会再跟你有任何关系~!快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