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丝瓜视频购买

回去的路上,苏简安和陆薄言坐在车子后面,陆薄言靠着苏简安,抬手捏了捏眉头。

苏简安看到他的疲惫,没有多说话,伸出手给他轻揉着他的太阳穴。

陆薄言睁开眼睛,他们二人的目光交接在一起,两个人淡淡的笑了笑。

陆薄言继续休息,苏简安继续给他揉着太阳穴。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很多时候不用说话,一个眼神,一动作,便知对方要做什么。

汽车在高架上平稳快速的行驶着,落阳的余晖映射在河面上,波光粼粼。

晚霞,归途,还有一个心爱的人。

**

威尔斯家别墅。

唐甜甜腰上的伤口在一天天愈合,时间也一点点过去,一个星期过去,唐甜甜已经可以在地上遛弯了,而威尔斯也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了。

心里那种说不清的空落落的感觉,让她的情绪格外低落。

她一开始还是期望的,期望看到他,期望他跟自己说话,一天两天三天,期望变失望。期望的越大,失望无限放大。

白衣圆点少女新装秀丽可人

直到一个星期后的今天,唐甜甜已经似乎已经适应了。

不见不念。

“莫斯小姐,我想吃清蒸鱼。”

莫斯小姐虽然刻板,但是唐甜甜这几天也和她结下了不错的友谊。

唐甜甜在客厅扶着腰遛弯,对着刚下楼的莫斯小姐说道。

“好的,那想喝什么汤呢?”莫斯小姐回道。

唐甜甜想了想,“蘑菇汤。”

“好的。”

两个人相视而笑,莫斯小姐下了楼便安排厨房的人为唐甜甜准备午饭。

“威尔斯先生。”莫斯小姐的声音。

闻声,唐甜甜心像是漏了半拍,她怔怔的站在原地。

威尔斯回来了!

唐甜甜内心乱成一团,她该说些什么,她没有化妆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太憔悴了?唐甜甜突然想起他们那天在一起睡觉的事情,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她跺步走到楼栏杆处,正想和威尔斯打招呼。

“安娜小姐,好。”

唐甜甜的笑容僵在脸上,只见戴安娜穿着一套绿色裹身裙,手上挎着一个限量款的铂金包款款走了进来。金发卷发,纤腰丰

臀,与她相比唐甜甜就是丑小鸭。

戴安娜来到威尔斯身边,挎住他的胳膊,两个人同时抬头,看到了站在栏杆处的唐甜甜。

此时的唐甜甜穿着睡衣,随意的扎着一个丸子头,她起来狼狈极了。

“威尔斯,这是们家女佣吗?”戴安娜声音不悦的问道。

唐甜甜和威尔斯的眸子对上,平淡冷静,不起任何涟漪。唐甜甜只觉得难堪极了。她来不及打招呼,逃也似的回到了房间。

唐甜甜没有听到威尔斯如何介绍自己,她现在恨不能找个洞钻进去。

在一起睡觉,对于威尔斯来讲,大概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只有她自己念念不忘。

唐甜甜坐在沙发上,心里乱极了,也难受极了。

威尔斯一个星期没有回来,原来他在陪戴安娜。

嫉妒吗?有的。

平日里性情平淡,与世无争,认认真真学习工作的小姑娘,原来也是会嫉妒的。

唐甜甜摇了摇,她不能再乱想了。

一开始只是威尔斯喜欢戴安娜,照目前来看,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明朗了,她要克制。

中午的时候,唐甜甜以腰还疼,没有下楼。

其实她是不知道她该怎么面对威尔斯,她不是个会掩饰的人,她不能在威尔斯面前表现出任何异常。

下午的时候,唐甜甜正在屋子里看书。

卧室的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了。

唐甜甜被惊了一下,她抬起头看着门口,便见戴安娜站在门口,她穿着一条红色吊带裙,凸显的身材更加前凸后翘。

唐甜甜静静的看着她,她不明白戴安娜为什么要踹门。

戴安娜不屑的看着了唐甜甜一眼,她的敌视,让唐甜甜不由得蹙眉。

戴安娜扭着腰走进来,随意的打量着房间,也不说话。她的模样,就是主人看自己的房子一样。

“安娜小姐,请问有什么事吗?”唐甜甜扶着桌子站起来。

戴安娜看着唐甜甜的动作,唇边露出讥讽的笑,“就过小刀子扎了一下,养了一个星期还这么严重?是 在养伤,还是在坐月子?”

唐甜甜怔怔的看着她。

“也对,像威尔斯这么优秀的男人,多少女人削尖了脑袋也要靠近他。而,”戴安娜顿了顿,“仗着替威尔斯挡了一刀,便想在他家里骗吃骗喝。”

戴安娜的话尖酸刻薄,完全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我在这里,是威尔斯安排的。”

“呵,唐小姐是吧?”戴安娜走到她面前,“这种女人的小手段,我早就看得透透的了,如果识相点儿,就快点滚出这里,别在这碍事。”

“安娜小姐,有什么资格让我走?”唐甜甜一开始把戴安娜当成天使一般纯洁的人,但是没想到她不过是个刻薄的泼妇罢了,“如果有这本事,就跟威尔斯去说。”

“贱货!”戴安娜破口大骂,“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我在这讨价还价?让走,就麻溜赶紧滚。”

“配吗?”唐甜甜完全不示弱。

唐甜甜长这么大,第一次遇见戴安娜这种不顾及面子的女人,脏话张口就来,让人看得尴尬十足。

她表面上看起来骄傲高贵,却不成想骨子里却是这般下作。

见唐甜甜不服软,戴安娜阴沉着脸,不就是一个挖空心思攀高枝的贱女人,也敢在她面前叫嚣,“确定要跟我作对是不是?”

戴安娜不屑的反问道,这是威尔斯的家,她要收敛,如果换个地方,她立马就能让唐甜甜生不如死。

唐甜甜抿着唇不说话,她没想过与任何人作对,她完全是被找茬。

见唐甜甜不说话,她以为唐甜甜是仰仗着帮威尔斯挡了一刀,就觉得有靠山了,故意跟她作对。

戴安娜上下不屑的打量着唐甜甜,“就长得这副清汤挂水的样子,威尔斯会对起有‘性’趣吗?”

戴安娜将“性”字咬得极重,唐甜甜只觉得羞愤异常,她紧紧握着拳头。

“做人一点儿自知之明都没有,也配勾引威尔斯,就这样的,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对都不会有任何想法。”戴安娜一脸的讥笑。

对于身材和相貌,戴安娜是绝对的有自信,像唐甜甜这种身形娇小的亚洲女人,搁以前她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但是,她居然敢住在威尔斯家,这让她非常气恼,不是危机感,单纯的就是生气。

她完全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女主人,今天第一眼看到唐甜甜,她就觉得不顺眼。

“戴安娜不要胡说八道!”唐甜甜气得满脸通红,这个女人简直不要脸到极点了!

“威尔斯不过就是让在这里养伤,真把自己当成什么重要人物了?”

“既然我只是在这里养伤,这么怒冲冲的找我兴帅问罪做什么?口口声声说威尔斯对我没兴趣,那对呢?”唐甜甜敛下愤怒,戴安娜这么咄咄逼人,真把她当成猫咪欺负了。

可是戴安娜忘了,就算是温驯的小猫咪,被欺负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唐甜甜的话,直接戳到了戴安娜的痛处。

最近这些日子,威尔斯对她的态度完全不像之前那样热烈,无论她做出什么举止,说什么话,威尔斯总是一副淡淡的笑意。

他就像一个十分有耐心的猎人,对于未知的猎物,他有着前所未有的耐心与热情。他有自己的一套手段,他对她追求的热烈吗?

无非就是,约她参加舞会,她拒绝了罢了。

她从来没有认真的去了解过威尔斯,她只是把威尔斯当成了一个无聊的追求者。

现在她反过来同意了威尔斯的追求,但是他似乎没有多大的热情了。这让她费解,而更多的是郁闷。

她可是戴安娜,威尔斯有什么资格冷落她?

她这次能来住到威尔斯的别墅,也费了不劲,比如苦肉计。

她从楼上摔了一跤,假装晕了过去,威尔斯到了医院看了她一眼便要离开,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威尔斯。

然而她一来,居然看到了一个女人大摇大摆的在别墅里。

这个女人算什么东西,她凭什么可以在这里。她听闻威尔斯花心,但是没有一个女伴可以在他身边超过一天,而这个女人居然堂而皇之穿着睡衣在这里走来走去!

戴安娜愤怒,嫉妒,怨恨,因为就不可能有女人比她强,比她好看!更不能跟她争男人。

“好,既然想找不痛快,那我就陪好好玩玩。”戴安娜冷笑着说道,“威尔斯是我的男人,敢碰他,我就弄死。”

唐甜甜握着拳头,丝毫不胆怯的挺起胸膛,“我们国家是法治社会!”

“哈?那就看看的‘法’能不能保护!我会慢慢的玩死,贱货!”戴安娜威胁完骂完就离开了。

唐甜甜面色惨白,她无力的坐在椅子上,这就是威尔斯喜欢的女人?嚣张跋扈,他知道她的这副面孔吗?